<span id="0nlz8m"></span><font id="0nlz8m"></font><ul id="0nlz8m"></ul><span id="0nlz8m"></span><form id="0nlz8m"></form>
    1. <center id="4ssvjj"><kbd id="4ssvjj"></kbd><address id="4ssvjj"></address><big id="4ssvjj"></big><label id="4ssvjj"></label></center><button id="4ssvjj"></button>
        1. <sup id="9ii6t4"><fieldset id="9ii6t4"><select id="9ii6t4"></select><code id="9ii6t4"></code><noscript id="9ii6t4"></noscript><small id="9ii6t4"></small></fieldset><big id="9ii6t4"><dl id="9ii6t4"></dl><option id="9ii6t4"></option><code id="9ii6t4"></code><font id="9ii6t4"></font></big></sup>
                  1. <optgroup id="fposdn"><label id="fposdn"></label><blockquote id="fposdn"></blockquote><bdo id="fposdn"></bdo><dd id="fposdn"></dd><abbr id="fposdn"></abbr></optgroup><q id="fposdn"></q><table id="fposdn"><dd id="fposdn"></dd></table><em id="fposdn"><bdo id="fposdn"></bdo><label id="fposdn"></label></em><span id="fposdn"></span><noscript id="fposdn"></noscript><font id="fposdn"></font><bdo id="fposdn"></bdo><dt id="fposdn"></dt>
                    <u id="fposdn"><u id="fposdn"></u><legend id="fposdn"></legend></u><kbd id="fposdn"><tr id="fposdn"></tr><i id="fposdn"></i></kbd><fieldset id="fposdn"><bdo id="fposdn"></bdo></fieldset><tbody id="fposdn"><form id="fposdn"></form><big id="fposdn"></big></tbody>
                  2. 當前位置:首頁->産品描述->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時,他看見了我並向我打招呼:“嘿,我就知道是你們家的牛,看見沒人管,不放心,就在這等你們過來

                    坐于河岸之上,透過石柱護欄的間隙,望見渾黃的黃河水,悠悠東流。靜靜流淌的河水,被一個個石柱均勻的分割成一段一段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入秋之後,河水愈加的濁黃了。那抹黃色,是黃土高原的本色。黃的質樸而純粹、渾厚而凝重。你會自然聯想到黃土高原上,那些世代棲息于窯洞裏的人們。他們遠離現代文明的喧囂,卻更多的保留了星際網們這個民族的秉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岸距離水面約四五米高,我的沒有數字概念的大腦,總叫我像個幼稚的小學生,少不了去詢問,顧不了人家心裏的嘲笑。河岸的斜坡上,兩棵年邁的老柳樹,伛偻著身子,向水而生。近岸的一棵,在距離地面約20公分的地方分叉,向上約30公分的地方又相交重合,繼而又各自分出兩個、三個枝杈來,再向上,分出的杈更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水的一棵,伸出三個枝桠。其中兩枝徑自向上,一枝則橫向水面。柳梢頭低低的垂向水面,最長的幾支,索性浸在水裏。奔流的河水恰在這裏形成了一個回水灣。河水從橫斜的樹身下,轉回西,流出不遠又折回東,彙入浩浩蕩蕩、奔流而下的巨大洪流中。這股河水,像是開小差的逃兵,勢單力孤,只能回歸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面寬約兩百米,河對岸是個二手車市場。這是朋友目測後告訴我的。逢周末,人便多起來。遠遠的,望得見晃來蕩去的身影。河岸邊有一片沙地,酷熱的午後,曾看見有穿迷彩服的人在訓練。看不清人的臉,只能想象著大汗淋漓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秋天了,河岸上長長高高的葡萄架下,綴滿了青的、紫的葡萄。看上去,很誘人。休閑的人,一桌一桌,就坐在藤架下。聽到客人召喚,主人雇的年輕人來了,一個提著梯子,另一個手裏拎著剪刀、仿藤編的小果盤。淺淺的一小盤就賣二十元。夠貴的!可出來休閑的人,就是來花錢的,沒有人去計較。年輕人的態度一點也不好,一副愛要不要的樣兒。叫人覺得少了人情味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懶得動腦筋,所以不愛打牌。要麽帶本書,要麽掏出紙筆塗鴉,要麽隨心亂拍。越來越喜歡一個人安靜的呆著,無論是在家裏、在戶外。可以說話的人,似乎越來越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門去的好處是接地氣,賞美景。望望天,看看遠方。看綠草你追我趕的瘋長,看爬山虎攻城略地一般、悄然覆蓋了整整一面牆。看花兒開了敗了,此起彼落的熱鬧著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靜靜的坐著,看一河流水,浩浩湯湯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樹葉打著旋兒落下,如飛舞著的蝴蝶,輕輕地、輕輕地,躺在了地上,投入了大自然的懷抱。枯黃的樹葉似被膠水粘在了樹幹上,我知道,深秋要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叮叮叮”,一陣急促的音樂聲響起,這是放學的旋律,是如落葉般飄下的音符,它落在心田,被緊緊地兜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背著書包,走出了教室,走出了人潮,走出了大門,貪婪地看著已被秋風渲染的和煦的太陽,如霧,似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轉動著眼睛,尋找著一腔思念——我的父親。人海波浪翻滾,很是嘈雜,目光如流星般從一個人臉上流過,再滑至另一個人的面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忽然,一個熟悉的面孔,一個急切的張望,目光鎖定,那是我父親,在路邊站立著,雙眼露出了焦急的神色,面孔因緊緊地繃著而顯得有些僵硬,像一個招牌,風吹日曬都不變的招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心像綻放了的花朵,興奮、喜悅如潮湧般沖入了腦海,快遞般地穿梭于人群之中,如箭一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啪”,我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背,他忽然回過神來,先是一愣,然後雙眼如月牙兒般展開,略顯呆滯的面孔溢滿了喜悅,皺紋隱隱約約地張開,如粗麻繩般的眉毛輕輕地松開,像一股清澈的泉水,如薄暮般的陽光灑在了父親的身上,點點金光,把整個面龐都映成了金色,如陽光下的湖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爸”,我輕輕地喊了一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嗯”,他的手臂擡起,手掌輕輕撫摸著我的頭發,清風徐來,傳來一陣嘈雜,還有那久久不能消散的芬芳,沁入心田的暖意似二月的陽光,雖然秋季已經顯冷,但是此刻流淌的卻是溫暖熱情的血液,一個小小的動作,卻如千斤重石落在湖泊上,激起了千層浪。如風卷殘雲般,在星際網的心中翻滾,每一根發絲傳入腦海中的神經如種子般插在腦中,准備生根,發芽,開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感受了那一雙手的溫度,傾聽著發絲在風中舞動發出的心聲,如夢境般在腦海中傳開,綻放出一朵朵傳奇的花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細微的動作,是一個思想的延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思想的誕生,是一種感情的迸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情感的産生,是血脈相連的親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有細微之處,才能彰顯思想,展示人性的光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間有真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本站頭條

                    熱門標簽

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0 2001